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品芬太尼是天使还是魔鬼?黑市毒品大多系地下实验室制造
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21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精神活性物质被称为“第三代毒品”。新精神活性物质,又称“策划药”或“实验室毒品”,是继传统毒品、合成毒品后全球流行的第三代毒品。所谓“三代毒品”,是根据毒品出现的时间和管理类别提出的概念。

  根据“三代毒品”的概念,“第一代毒品”一般指被列入联合国《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》管制的物质,大概分为三类,分别是阿片类、可卡因和。这三类物质对人类危害最为久远、也是最早列入管制的,因此被认为是“传统毒品”。

  第二代毒品主要是列入《1971年精神药品公约》管制的物质,也可归纳为三大类,分别是苯丙胺类中枢兴奋剂、镇静催眠药和致幻剂,列入该公约管制的物质绝大多数是化学合成的。

  新精神活性物质,是继上述品和精神药品之后,出现的“第三代毒品”。它主要是在第二代或某些第一代毒品的化学结构基础上,进行了加工修饰,或药品制造过程中,产生的一些中间产物,由此产生“策划药”性质的一些毒品。

  除化学合成的外,新精神活性物质,还包括一些植物来源的,具有成瘾潜力的物质。它的主要特点是,具有成瘾性,但未列入联合国上述两个公约管制。

  由于其滥用已在一些国家和地区,造成了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,因此,近年来国际社会非常关注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。

  目前列入联合国品、精神药品管制的物质共有250种左右,但新精神活性物质已达700多种,而且种类、数量仍在不断增加,而现有的品或精神药品管制机制和程序,难以在短期内对新精神活性物质实施有效的国际列管。

  新精神活性物质实际上是少数国家于2009年前后,开始陆续报告至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(UNODC)的。

  此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注意此问题,并将本国出现的相关情况报告UNODC。近年来,新精神活性物质种类,以每年平均20%以上的速率增长,呈一种“爆炸式”增长势头。截至去年底已达700多种,远远超过列入管制的麻精药品数量。

  然而,对于新精神活性物质,国际监管却遭遇尴尬,因为这些物质未被两份国际公约列管。

  “根据现有的资料分析,包括药理学、毒理学、药物依赖性以及滥用造成的后果看,我认为绝大多数新精神活性物质,都应列入联合国毒品管制公约,不同类别、级别进行管制。”这是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网络科学家成员、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副所长刘志民的建议。

  2015年3月,刘志民曾随国家禁毒办组织的代表团,参加了联合国第五十八届麻委会。这届麻委会的一个重要议题是,审议各国提议联合国列管的13种物质。

  从程序上来说,每种物质都要经过联合国经社理事会54个成员国的审议,且三分之二以上通过才有可能被列管。

  由于其中一些物质,具有比较广泛的工业用途,有些国家认为这些物质被管制后,会影响正常工业或药用使用。所以在58届麻委会上,仅仅13种物质中,也仍有3种未被通过。

  再比如(或以为主要成分制成的),在我国和其它一些国家或地区,是一种主要流行滥用的合成毒品,造成了严重的医学、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。不过,个别国家以有医学价值为由,反对列入国际管制而未达到共识。这其中确有一些技术性因素,但也有技术性以外问题的干扰。

  2010年以来,我国及时将国际社会反映突出的四甲基甲卡西酮等13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先后列入《品和精神药品目录》。

  2015年10月1日起实施的《非药用类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》,一次性列管116种新精神活性物质。

  今年8月,公安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,将4-氯乙卡西酮等32种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,公告自2018年9月1日起施行。

  刘志民认为,作为一种在地区乃至全球范围流行的毒品,列入管制,对于扼制其进一步的流行蔓延是必要措施,而不应将列管和使用对立起来。

  吗啡和绝大多数镇静催眠药都是被列管的,但是并未因此而影响临床使用。而新精神活性物质不能被国际列管(包括“六一公约”和“七一公约”),就意味着不能实施有效的国际监管,其后果是,不能有效地打击和遏制国际间的非法生产、制造和贩运,这必然导致人群中的滥用问题愈演愈烈。

  刘志民认为,不能列入联合国公约管制所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,社会上对新精神活性物质成瘾性的认识误区,可能会认为这些新精神活性物质,不同于列管的品或精神药品,不具有成瘾性,这对药物滥用预防,提出了新的问题和挑战。近年来愈演愈烈的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流行,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因此,如果不能对相关的法律框架和立法程序进行必要改革,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摆脱这一被动局面。

  当载有毒品的大巴车行驶到上述临时停靠点时,江苏牌照马自达轿车立即开到大巴车前,李某下车取货,当其将行李放入汽车后备箱内时,民警立刻上前将其抓获。另一组侦查员则将另一车内的嫌疑人刘某及黑车司机付某同时抓获。侦查员在刘某等人运输的行李内发现了3大袋白色可疑晶体,后经鉴定为苯丙胺类毒品,共重494.93克。目前刘某、李某、付某、大巴车司机4人均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今天,随着游戏、人工智能、社交网站的普及,我们已经能够在现实生活和虚拟时空中,扮演更为多样的角色。由此衍生出虚拟世界中的自我、情感、产品,乃至虚拟的价值观和信仰。由此我们所能掌控的命运轨迹越来越丰富,然而每一个选择也越来越昂贵。同为探知人类边界的先锋,科技与艺术,物的创新与精神的先觉,它们的交融碰撞,是否会给我们重新定义“人”的机会?

  “别入局,别好奇,别让亲人流泪,别等到生无可恋才后悔。”是他对年轻人想说的肺腑之言。www.755388.com

  经过进一步深挖,专案组发现该案上线还连着贩毒网络的顶层制毒设备、制毒原料嫌疑人,专案组经过30余天的侦查,在安徽合肥市庐阳区,专案组抓获犯罪嫌疑人胡某。



上一篇:入境红酒竟是液体毒品上海海关用大数据筛选高风险旅客 下一篇:没有了